<thead id="zgx27"><del id="zgx27"><video id="zgx27"></video></del></thead>

<i id="zgx27"></i>
<thead id="zgx27"></thead>

<object id="zgx27"></object>

為安格的雪樣年華

推薦人:舒易 來源: 轉載 時間: 2015-02-05 18:24 閱讀:
  1

  遇到安格的時候,我剛剛成為這所醫院的住院醫生。我遇上的第一個病人,就是安格。

  那年,他十六歲。

  剛剛畢業的我熱情而開朗,有著別的醫生十分羨慕的朝氣與活力。他們的目光會從每一個角落里投放過來,帶著一種近似于憂傷的迷戀。

  我在雪白的世界里做著有關救贖的夢,未來猶如白玫瑰一般夢幻而芬芳。

  某日,我一邊翻看著病歷,一邊等待馬上就要開始的主任查房,這時,我注意到一個新入院的病人——他的名字叫“安格。”

  安格?多奇怪的名字啊,我一下子就記住了。

  他……會是怎樣的一個人呢?

  懷著這樣的好奇,我很快就看見他了。

  不知道應該怎么去形容一個人長得好看,但我想如果長得像安格那樣,大概就是極致了。

  我曾經強烈的懷疑過安格的存在性,因為哲學家說,一個人如果對一個事物的真實性產生疑問,就會用虛幻的符號去代替它。那時我腦海里的安格是一個虛幻的符號,一個虛幻而完美的符號,一個有著《指環王》中精靈般娟秀面貌的符號……于是,腦子里開過一條隆隆的列車,我什么也沒有聽見。

  主治醫生的病情描述已經結束,我還在發怔。

  而病床上的安格是動的,他似笑非笑的看著主任,調侃的說:“主任,我又來啦。”

  “安格,說真的,我都不想再看見你了。”主任故意露出一個無可奈何的笑容。

  “我也是耶!可是我拜托你給我一個痛快你又不干,好小氣。”安格輕輕嘟起的嘴巴,在清晨的陽光里宛然欲開的花苞。

  “你別給我找麻煩就好了,害我只敢把你排在空病房里。”主任輕輕的嘆息著,“好好呆著,這次手術一定會成功。”

  “嘁~每次你都這么說。”安格突然笑了,笑得整張臉如同美玉一般白璧無瑕。

  “好了好了,好好治療,過兩天安排你手術。”主任不禁也微微笑著。

  “這次誰管我的治療啊,我不要上次的孫醫生,他好討厭,老是發瘋一般的兇人家,搞得人家好害怕。”安格一副要哭的樣子,長長的睫毛微微顫動著,指向科里著名的好好醫生——孫謹祥。

  孫醫生的臉立刻通紅一片,他似乎要說什么,但很快低下頭,什么也沒有說。

  連孫醫生也會發火?我不禁懷疑起安格說話的真實程度,或者,孫醫生可能具有的兩面性。

  “好好,不要孫醫生,這次我親自管你好不好?”主任難得的好脾氣,依然笑瞇瞇的說。

  “好是好——可是主任好忙,都不能一直照顧安格……”長睫毛轉了回來,撲閃著,一副泫然的樣子。

  “呵呵,那我給你找個好脾氣的大哥哥好嗎?我不在的時候你就找他?”

  安格天使一般的臉上又露出那種似笑非笑的表情,他的眼睛緩緩的飄過主任身后的眾人,那副神情真是又天真又可愛。

  主任的眼睛在人群里來回的搜索著,搜索到我的時候就精確的定格了。

  “龍天,就你好了,今后由你跟著我,負責安格的治療。”

  2

  主任查房結束后,大家都不禁松了松筋骨。血液科主任是全院出了名的嚴厲,很多輪轉的住院醫生都在這個科里栽過跟頭。所以只要有主任在,大家都是小心又小心的樣子??刹?,今天一場大查房下來,不異于高強度的體力活動,大家的表情都有些倦怠。

  主任一走,孫謹祥醫生也埋著頭快步離開,猶自我天不怕地不怕,也不敢在這個時候去撞他的槍口。

  盡管我有很多問題想問。

  其他幾個醫生走過來拍拍我的肩膀,好意說:“跟著主任學吧,好機會,要抓住。”

  “我會的。我會小心主任的。”我誠懇的點點頭。

  “給你一個忠告。除了小心主任,更要小心安格。”

  我不解。那個孩子嬌貴的神態還在眼前,怎么看都像是天使落入人間。

  “孫醫生都栽過。你想想難度吧。”

  醫生說話講究深奧,一切點到為止。

  所以我依然如墜云端。

  為什么大家都那么畏忌他呢?十六歲的孩子,就算犯錯——又能過分到哪里去?

  我不斷的安慰自己。

  再怎么,那么漂亮的少年,主任又明擺著偏愛,應該是個不錯的孩子。

  所以第二次見安格的時候,可以說我一點準備都沒有。

  “安格,今天覺得怎么樣?”我捧著病歷走進病房,笑瞇瞇的問他。

  笑容這個東西,好比籃球,一個人拋出去,要有另一個接住才有意義。而現在我面臨的問題是,我的笑容拋出去了,籃球吧唧一聲落了地,連聲響都沒有。

  安格扭頭看著窗外,仿佛完全沒有聽見我說話。

  也許在想什么事情吧,我這樣想。記憶里那雙深不見底的黑眼睛再次突兀了出來,強烈的吸引著我。于是我情不自禁的走到床的另一側,去觀察他的眼睛。

  同樣是深不見底。

  完美之極。

  卻沒有一點生命的感覺。

  一潭死水。

  我嚇了一跳,連忙搖晃他:“安格,安格,你有沒有覺得不舒服?”

  濃密的睫毛顫動了一下,他漆黑的眉毛皺了起來。

  “干什么?”

  “你……你剛才……”我很想用一個科學的詞語來形容他剛才的靈魂出殼,但發現這種努力根本就是枉然??茖W不支持靈魂出殼,安格好好的坐著,呼吸心跳都很正常。

  “告訴你,如果不是做檢查,請你今后不要隨便碰我。”

  安格從下往上看著我,但給我的感覺卻是居高臨下的俯視。

本頁面《為安格的雪樣年華》的轉載信息

本頁標題:為安格的雪樣年華

本頁地址:/meiwen/880.html

轉載請以鏈接標題或地址的形式注明出處,謝謝!

美文網 歡迎你在次來訪!

點點更健康

點點更健康

#第三方統計代碼(模版變量)
秒速赛车预测软件